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余紹宋與乙卯畫會那些事
2019-08-02 11:17

浙江省快乐12五码分布走势图 www.lejke.com 摘要:宣南畫會成立于一九一五年,為余紹宋在北京任職司法部時,結集司法部同仁及北洋政府官員組成的民間書畫團體,延請武進湯定之先生作導師。每星期一聚于其家北廂,少者三五人,多者二三十人,吟詩作畫,談藝論文,切磋觀摩,探討交流,地位不分高低,身份不分貴賤,來不迎,去不送,屬于結社松散的定期雅集。因余紹宋居于宣武…

宣南畫會成立于一九一五年,為余紹宋在北京任職司法部時,結集司法部同仁及北洋政府官員組成的民間書畫團體,延請武進湯定之先生作導師。每星期一聚于其家北廂,少者三五人,多者二三十人,吟詩作畫,談藝論文,切磋觀摩,探討交流,地位不分高低,身份不分貴賤,來不迎,去不送,屬于結社松散的定期雅集。因余紹宋居于宣武門外西磚胡同五號,地屬宣南,因稱宣南畫社。余紹宋寓所自號余廬,又稱余廬畫集?;緋閃⒂諉窆哪?,時值乙卯,故亦稱乙卯畫會。余氏在京居官十六年,畫會持續十二年之久,是為民國初年北京創設較早、歷時較長之畫會。

每逢星期一上午,湯定之常在九點攜筆來余廬,展紙揮毫,先作畫講解,或山水,或花卉,眾人環立旁觀,或叩筆法、講墨色、論掌故,自詩詞金石篆刻以及書畫,咸作談資,而不臧否時政。及午,主人出酒饌待客,醉飽各散。若湯定之上午畫尚未完成,則飯后繼續,畫成,社友即興題詩其上,然后拈鬮定歸屬,得者即為下輪雅集主席。若拈鬮起疑,一時不能決,則延下次再拈。時有佳作,得者欣欣,往往邀請同仁入附近廣和居聚餐。

湯定之早期在畫會所作,少有自運之作,乃事臨摹,多學王時敏、王鑒及明人李流芳,用筆勁爽,氣韻幽古。時有廠肆送來求售之件,定之即為仿之?;蟶繚斃聰白?,導師為點評甚至加墨修改,其活動模式,介于傳統師徒傳授與現代繪畫教育方式之間。世事變幻,人遠風微,有關宣南畫社活動之史料,所存實罕,唯余紹宋日記中每有記載。一九一七年二月十二日記:“湯定師來,重興畫社,宰平、子賢、勁蘇皆到,胡夔文、孟莼孫聞風亦來會。定師乃仿髡殘山水一大幀,因同人雜談鬼趣,畫畢,孟莼孫復作詩記其上,詩曰:‘圍爐說鬼學東坡,恍惚仙靈不速過。高樹遠山渲染畢,方知腕底有新羅。’仍用舊例以拈鬮定畫所屬,遂為勁蘇所得。晚同人皆赴廣和居夜飯,直至九時始散,歡暢之至,此畫會自去夏定師回南后迄未舉行,時適項城逝世,南北紛擾,今適于南北統一紀念日恢復此會,亦佳話也。”同年三月四日記:“九時頃胡子賢、湯定師、胡夔文、孟莼孫、劉崧生、蒲伯英、林宰平、陳師曾陸續來寓,定師乃仿蓬心一方幀,因早間廠肆送來黎二樵、李長蘅、大滌子、惲南田及王蓬心各幀求售,而以蓬心、長蘅兩幀為最精,故定師仿之也?;?,為余拈得,孟莼孫為題詩紀之。”同月二十五日雅集,又有記:“定師補前星期未成之畫,此幀雖仿梅村,而氣韻深厚,乃直追煙客,定師自亦得意,并題詩記之。”一九一九年十月十九日記:“今日開畫會,到者湯定師、楊勁蘇、胡子賢、林宰平、王夢白、廖允端。定師作直幀為勁蘇拈去,夢白作指畫,定師效之,畫松殊勁拔,以系定師初次指畫,遂存余廬,至晚方散。”

導師畫既完成,照例以拈鬮來決定畫的歸屬,對于拈鬮,余紹宋非常在意,尤其是湯定之所作,幾乎是逢拈必記,若前日忘記,第二天必為補記。一九一七年四月二十二日記:“湯師畫枯木竹石小幅,又作秋林便面,拈鬮結果,小幀為崧生拈去,便面歸余。”一九二三年三月十八日記:“開畫會,劉仲纘主席,陳師曾未到,余俱至,湯定之畫扇并立幀悉為余拈得,至可喜也。”同年十二月二日記:“十一時怡園畫集,定師及履之各作一幀,余未拈得,甚悔此行也。”一九二五年三月二日記:“昨午尚有兩事失記,一為汪守珍、馬振憲之招宴未赴,一為怡園之畫集,定之作畫為王立生拈去,因補記之。”同年三月二十九日記:“同湯定之到王立生家畫會,梁卣銘主席,定師作兩幅,履之作一幅,余均未拈得。”同年五月十日記:“湯作一扇,為心庵拈得。眾疑心庵預知,主重拈,遂為允端所得,允端以贈我,讓德可敬也。”同年十月四日記:“郁曼陀家始開畫會,湯、賀各作一扇,余得湯扇。”一九二六年三月十四日記:“中午開畫會于立生所,余與子賢合作一幅贈之,定、履凡共十二幀,拈鬮乃不得一。”一九二七年二月二十七日記:“今日有所思齋畫集,余拈得定之菊石便面。”同年四月十七日記:“畫會臨時會,立生主席,余拈得定之畫松梅便面。”同年四月二十四日記:“怡園畫集,海棠甚好,余拈得定之畫松梅。”過一星期又記:“畫社同人在王立生處為廖允端祝五十歲壽,定之作畫,余拈得山水。”至下一雅集又記:“三時半赴曼陀處畫會,余寫竹三紙,拈得定之菊扇。”可謂比比皆是。

每次畫社散集時,導師定一畫題,為下期社課作業,多取古詩意,如一九二三年十月九日社課題為“滿城風雨近重陽”,取北宋潘大臨詩。同月二十一日社課題為陶詩名句“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同月二十八日則取唐人賈島詩“長江風送客,孤館雨留人”一聯。同人各有所作,竭盡所長,待下次聚會時由品其優劣,評騭高下。至一九二二年四月,畫會再次約定此后人必作一紙,下次畫會繳卷。余紹宋后來在杭州結東皋雅集,亦多按宣南畫社舊例行之。

W3VjpYTkqVHOVQA99fDIi7Mj7XsDHvUhOAF9X5Jz.jpg

宦游北京時期的余紹宋

宣南畫社活動雖常設于星期日,由參加者輪流主席。一九一八年十月二十六日,又議定此后誰拈得者,下屆畫會即由誰作主人。然而張勛復辟,“五四”運動,直皖戰爭,兩次直奉戰爭,南北紛擾,戰亂頻仍,時局動蕩,風雨飄搖,道路梗阻,畫會往往難以正常舉行。又由于軸心人物余紹宋公務繁忙、考察遠游、回浙省親,或者導師意興未佳,離京返鄉,出游、生病,或社友外放就任,有事耽擱,以致人氣寥落,畫社則暫?;疃?。又以社外結社,人員分流,也難以成局,故而宣南畫社存在十二年間,活動雖然經常,但并非每屆星期都能正常聚會。二十世紀二十年代中期,北京繪事漸興,畫社林立,交流頻繁,甚至已出現書畫展覽會。如一九二四年九月二十八日,宣南畫社同人曾到中央公園參觀書畫研究會作品展覽,見所出品惡劣之甚,湯定之甚至譏之為“傷心慘目”,特不知此書畫研究會是否即金城所發起的“中國畫學研究會”。

一九二二年五月,宣南畫社已行至一百四十四集。其后社友余戟門、梁平甫、王立新、羅復堪又各在家另開畫社,社員分流,以致余廬畫集改為每隔一星期舉行。余紹宋一九二七年一月記曰:“向來畫會無定期,上次因平甫、立生、敷庵三人新開一社,將定之約去,遂致數星期不能開會,故議定間一星期行之,并簽定其次序如次:廖允端一月三十日,林宰平二月十三日,胡子賢二月二十七日,劉仲纘三月十三日,余越園三月二十七日,徐心庵四月十日,羅復堪四月二十四日,郁曼陀五月八日,王立生五月廿二日,余戟門六月五日,梁平甫六月十九日。至六月五日,畫會第二番輪值,余紹宋又重行排其序如次:余越園六月十九日,王立生七月三日,郁曼陀七月十七日,劉仲纘七月三十一日,廖允端八月十四日,梁平甫八月二十八日,徐心庵九月十一日,林宰平九月二十五日,余戟門十月九日,羅復堪十月二十三日,胡子賢十一月六日。”

一九二五年四月,宣南畫社結社十年紀念會在余戟門所居毛家灣怡園舉行,社友各出所藏書畫陳列展覽,余紹宋提供所藏卷冊二十件之多,同人聚集,到者凡二十余人,各可謂極一時之盛。

社友雅集,也并非每次皆須作畫,有時竟日高論縱談,觀劇聽琴,圍棋賭酒,乃至于不動一筆。至于社友之間雖多友愛和諧,但也有背后閑言,道人長短者。如湯定之,既不滿于王夢白,又與方唯一有違言,決然辭去北京女子師范學校教習,不與同事。方與湯同為江蘇人,同執教一校,又同為宣南畫社社友,然至一九一八年九月后,方唯一即在宣南畫社絕跡。至于語過謔惡,酒多勃隙,因弈起釁,不歡而散,等等,亦免不了時有發生。

畫社雅集,除了作畫談藝而外,同人時或攜所藏書畫來社欣賞鑒定。湯定之持示《惲南田山水》冊《蕭云從山水》長卷,劉中纘持示《左楨山水》卷,王立生處觀張瑞圖山水軸,余戟門持示臨川李氏所藏越州石氏本晉唐小楷帖,計《黃庭遺字》《東方畫贊》《海字樂毅論》《曹娥碑》《洛神十三行》《破邪論》《心經》,小字《陰符經》《度人經》《清靜經》《玉枕尊勝咒》凡十一種,鐫拓精妙,楮墨濃淡入古,晉唐神秀如在幾格間。又有示以明人畫冊八頁,甚精。胡夔文藏《蕭尺木為孫無逸作》冊頁。其中以胡子賢所藏最富,計游《湯貽汾梅花》冊,奚岡《雨景》,《明人小畫》冊頁,《蕭云從山水》卷,《天然和尚書札五通》,《明人手札》數巨冊。賀履之所藏最精?;閻幸院羋鬧曄倫罡?,余紹宋每每嫌其畫筆稚滯,曾用蕭尺木、查二瞻兩家法作一畫贈之,針砭其失,以為朋友之道應如此,不知賀君能悟及否。在畫集中拈得履之畫即轉手贈人,甚而拈得履之畫以為殊不佳,湯定之乃另作山水贈之。然賀氏藏篋甚豐,中多銘心之品,有明人董其昌、張爾唯、沈周長卷,北宋王詵集蕭賁、史瓊、楊昇、董源四家真跡,后有蘇東坡、王石谷題跋。李公麟《五百羅漢圖》的至精真品?;拼蟪鍘督捎娓浮氛婕?,全用中鋒寫成,筆筆圓勁,雖極淡之墨亦有精神,誠屬奇觀?;坪咨介浴斷笪勢濉肪磣?,甚精。又有莫云卿卷,龔半千冊子、畫中九友扇面、沈石田翁隨意冊頁、楊龍友精品山水絹本,查二瞻仿米家山,甚精邁。最精者為黃鶴山樵直幅,紙本,余紹宋謂平生所見叔明畫此為第一,甚欲借臨一過,以為其重寶,而不敢啟齒。

一九二七年七月,歷經官場起伏的余紹宋辭去司法儲才館學長兼教務長職,辭去北京政府一切職務,從此脫離政壇,結束十六年的宦游生涯。關于余紹宋辭官之由,其日記中數有記載。七月三日記云:“旅京十余年,今日乃不能不去,真有依戀不忍舍之情。蓋京師氣候佳,朋友多,又為文藝淵藪,他處萬萬不能及也。余所任儲才館、法律館及國立法政、師范兩大學、藝術專校事,本與政治無涉,原不必辭,今茲決然辭去者,以世變方殷,遠居京師,徒增太夫人之憂戚,而太夫人年漸老衰,不肖奔走四方,三十年來未嘗略致孝敬,甚虧人子之道,亦欲歸侍慈顏,聊報深恩而已。特此間南行殊不易,去人太多,天又奇熱,故欲在津小住,待秋深始行也。部署行裝略畢,安置諸仆,不使一夫失所。”

以為有母不歸養,陷身危亂之邦,以重貽老人之憂,其何以為人子乎?畫社諸君聞其將行,皆有黯然之色?;蘋尬挪⒒嵬斯び阝?,湯定之為作松梅兩扇面,余紹宋畫扇四頁留別。次日,余紹宋離京,在天津老友郭蕓夫家度夏后南歸,至此,宣南畫社集結活動就此停頓。

一九三四年十月,余紹宋重游北京(十月七日至三十一日,共二十五日),時值重陽,畫會同人聞訊,遂為重開畫集,余紹宋當日記:“赴戟門家怡園畫集,此畫社因余十六年離平遂而停頓,至是戟門乃議恢復,然當時同社大半星散,乃增約俞瘦石、汪慎生兩君參加,賀履之以老疾未至。飲畢復循例合作畫幅,余與平甫、慎生、子賢聯手成山水一幀,宰平題記之,余亦題一段,蓋乙卯畫社至今正滿廿年,而人事變遷,不能無今昔之感也。”當晚暗湯爾和招飲,始識張善孖、張大千、于非闇。

是月二十一日,宣南畫會社友在余戟門家宴集,有記:“今晚乙卯畫社同人公請,重開畫社,賀履之丈亦至,已頹唐之甚,無復當年氣概矣。戟門出所藏扇頁及梅瞿山、戴鷹阿畫冊相賞,梅冊僅六開,似非完本。鷹阿冊原為故友胡夔文所藏,昔曾攜至吾家蓮花寺畫會,夔文深寶愛,故每頁均有題詠,歿后輾轉歸諸戟門,今日重逢,即物思人,豈勝黃壚之感。”

ofHbcO5wVZogKQu6EkabURA9H8Htc8ZFDSyqqu9R.jpg

1934年10月30日,余紹宋與宣南畫會同人在中央公園來今雨軒合影(右一為余紹宋,右二為梁宓,左一為汪溶,左二為黃節)

至三十日,余紹宋行將離京,既是同鄉,又是同社之王立生為之餞行,好友云集,把酒言歡,可謂一往情深。余紹宋當日記云:“中午王立生在中央公園來今雨軒大宴賓客,為余留別,到者三十余人,一一與余對飲,余到故都未敢開酒戒,今日且放量飲之,幸未醉,諸君相待之意甚厚,使我終身不能忘也。飲畢復同晦聞、立生、平甫、慎生合攝一影,在水榭茗談歷二時許,殊有依依不舍之意,諸君堅留,意尤可感。”

余紹宋南歸后,即在杭州與高存道昆仲、馬敘倫、孫智敏等人結東皋雅集,取宣南畫社例,定每星期日下午聚會,切磋觀摩,詩酒往還。賣畫得錢,筑寒柯堂以居之,徜徉湖上,直欲終老。復編纂《畫法要錄》二編《書畫書錄解題》,得以陸續出版,名聲日隆,影響益廣,生涯自是不惡,其潤例為:書法每方尺六元,山水每方尺十六元,青綠加倍,點景加倍,長題加倍,還須先潤后寫,隨封加二?;壑?,與當時張大千、吳湖帆相頡頏。既推為東皋雅集祭酒,社人皆耆宿碩彥,也堪稱極一時之盛。一九三二年三月六日,社友聚會,余紹宋攜當年宣南畫會同人合作未竟之圖,請東皋雅集社友補成,當日有記云:“下午赴東皋雅集,到者九人,四時半歸。題乙卯社、東皋社合作《九秋圖》云:‘癸亥之夏,乙卯畫社同人集余寓作此圖,未竟而陳師曾下世,同人心傷,遂爾擱筆,故俱未蓋章,忽忽已十年矣。余于丁卯自北都遷居津門,復還衢州,又徙來杭,行篋書物散失不少,而此幅雜置故紙堆中,依然無恙,偶焉檢得,遂乞東皋社同人補為之。一圖而萃兩社高手,十年乃成,亦稱勝事。特余感舊懷人,自傷搖落,展對斯圖,殊難為懷耳。此圖原作四人,師曾寫菊,湯定之寫老少年,賀履之寫敗蕉,王夢白寫紫薇。補作五人,武劼齋寫芙蓉,高魚占寫秋蘭,絡園寫珠蘭,都小蕃寫桂,阮性山寫桐葉。’”

一圖而集南北畫會名家九人,十年而成,洵稱藝林佳話矣。

責任編輯:張茜楠

浙江省快乐12五码分布走势图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浙江省快乐12五码分布走势图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