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名家】章乃器:故宮、國博收了我兩千多件藏品
2019-11-29 09:39

浙江省快乐12五码分布走势图 www.lejke.com 摘要:章乃器(1897年3月4日—1977年5月13日),原名埏,字子偉,又字金鋒,別名嘉生,浙江青田人,中國近代政治活動家、經濟學家和收藏家,愛國民主先驅,救國會“七君子”之一,中國資信業第一人。章乃器從窮學生到大銀行家章乃器于1897年3月4日(清光緒二十三年二月初二)出生在浙江省青田縣小塬村的一個破…

章乃器(1897年3月4日—1977年5月13日),原名埏,字子偉,又字金鋒,別名嘉生 ,浙江青田人,中國近代政治活動家、經濟學家和收藏家,愛國民主先驅,救國會“七君子”之一,中國資信業第一人。

Cp7j6UxZ1peeLpwm5ppVBNyk4wtnSv6u4tQnaVmQ.jpg

章乃器

從窮學生到大銀行家

章乃器于1897年3月4日(清光緒二十三年二月初二)出生在浙江省青田縣小塬村的一個破落的鄉紳之家里。祖父章楷,清同治九年舉人,為浙東名士,擅詩文書法,為人急公好義,濟困扶危。父親章炯,曾留學日本,民國初年做過幾任小官,后一直賦閑家居。

章乃器出生時,家道已經中落。章乃器少年時代受各種新思潮的影響,傾向革命。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他的大哥章培參加了革命軍,章乃器當時還在麗水縣上學,應大哥之召,毅然投筆從戎,到南京臨時政府陸軍部屬下飛行營當了一名學兵。但袁世凱掌權后,飛行營被取消。

1913年,章乃器前往省城杭州繼續求學。但到達省城時,所有的學校均已招考完畢,只剩下省立甲種商業學?;乖謖猩?,他已別無選擇,不過這卻無意中決定了他一生的發展方向。在商校學習的五年中,他的家境每況愈下,負擔不起學費。但他每次考試都名列第一,終于靠獎學金完成了學業。

7RcowX47uFoxpliurevljo4gIOnhCogXipR3jwVo.jpg

夔龍紋青銅匜,春秋,章乃器舊藏,現藏國家博物館

1918年從商校畢業后,他本想繼續求學,但學費無著,不得不走上謀生之路。經校長周季倫先生介紹,到浙江實業銀行當了一名練習生。翌年他辭職北上,到北京謀生。在經歷了幾度失業的困苦之后,章乃器于1920年冬回到上海,重入浙江實業銀行,當了一名營業部科員,生活才相對穩定。

章乃器在工作之余,潛心研究經濟學和金融理論,每天在燈火黃昏中苦讀到深夜,數年如一日。他的理論水平和業務才干相成并長,發表了不少有見地的論文,在銀行界嶄露頭角。浙江實業銀行總經理李銘和上海分行經理陳朵如對他十分器重,由于李、陳的識拔,章乃器逐步擢升為營業部主任、襄理、副總經理,成為一位成功的銀行家。

xr1lfaJ3nQIyNcuRfwyx4SXPT8VpH290xg84EUsN.jpg

云紋玉環,西周,章乃器舊藏,現藏國家博物館

1932年6月,章乃器出面聯合上海各華商銀行,成立了銀行界的公用機構--中國征信所。這是國內第一家由中國人創辦的此類機構,章乃器代表浙江實業銀行出任董事長。中國征信所以高效優質的服務,一舉擠垮了四家外國人辦的征信所,成為獨占事業。該所出版的《行名錄》,內容詳盡、印刷精美,壓倒了英人《字林西報》出版了幾十年的《行名錄》。

章乃器這些令中國人揚眉吐氣的業績,也使他贏得了社會聲譽和地位。在章乃器等人的積極倡導下,上海銀行業聯合準備委員會于1933年成立了上海票據交換所和票據承兌所。章乃器相繼受聘執教于上海光華大學、滬江大學、商學院等高等院校。1936年,章乃器的論文集《中國貨幣金融問題》出版,受到國內外學者的高度評價,被譯成英、日文,成為研究中國這一經濟領域的權威性著作。

5uloa7qEbKhIKx4sx9gXUl7AJlMdF6n4YEW12aKC.jpg

饕餮紋青銅鼎,商代,章乃器舊藏,現藏國家博物館

愛國志士的一生

1935年“一二·九”愛國學生運動爆發后,章乃器與沈鈞儒、鄒韜奮、陶行知、周新民等公開成立了上海文化界救國會,不久又成立了上海各界救國聯合會。1936年5月31日,全國20余省市的60多位救亡團體的代表在上海集會,成立了全國各界救國聯合會,沈鈞儒、章乃器等14人被推為常務委員。他們要求國共兩黨立即停止內戰,合作抗日。國民黨當局威逼利誘,迫使章乃器辭去了浙江實業銀行的副經理職務。從銀行辭職后,章乃器把全部精力投入了救國運動。為了支付救國會的經費,章乃器用光了自己的積蓄,賣掉了洋房,賃屋而居。

1936年11月23日,國民黨當局以“危害民國”的罪名,將救國會領袖沈鈞儒、章乃器、鄒韜奮、李公樸、王造時、史良、沙千里逮捕,制造了震驚中外的“七君子事件”。這一事件后誘發了“西安事變”,張學良、楊虎城將軍將“釋放上海被捕的愛國領袖”列為兵諫的八項主張之一。直至“七.七”盧溝橋事變爆發,團結抗戰的局面已經形成,當局不得不將“七君子”釋放。1937年7月31日,“七君子”結束了八個月的牢獄生活,在群眾的熱烈歡迎下光榮出獄。

XTg3OWXuQFqsRL2SON9i2dzKiMJLMDUPCENBbFUt.jpg

1937年7月31日,全國各界救國聯合會7人獲釋前在監獄里的合影。 左起:王造時、史良、章乃器、沈鈞儒、沙千里、李公樸、鄒韜奮。史稱“七君子”。

章乃器出獄后繼續從事救亡活動。并與他人聯合發起中國工業合作協會,組織沿海工廠內遷,發展戰時生產和就業?;棺戳恕犢谷氈厥ぢ邸?、《民眾基本論》,批駁各種“亡國論”。

“八一三”戰后,上海租界淪為孤島,章乃器撤退到香港。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邀請他前往安徽前線工作,他立即表示同意。章乃器在1938年春到達安徽,后被任命為省政府財政廳長。章乃器提出“鏟除貪污”、“節約浪費”兩大方針,通過統一稅收、發行輔幣及在敵占區與我區之間創設貨物檢查稅等措施,在短短的三個月內,使安徽省財政變得收支平衡且略有盈余。他還舉辦了幾期財會講習班,培養了大批未來的財經干部。

章乃器在安徽理財成績斐然,他的老同學陳誠向蔣介石建議重用他,以整頓不景氣的大后方經濟。蔣在武漢召見章乃器,提出要他留在“中央”工作。但被他當場謝絕了。蔣又動員陳誠、孔祥熙、陳立夫等大員輪番挽留,都未奏效。不久安徽的CC派方治等又編造了“章乃器在安徽搞武裝”的謠言,引起蔣的疑忌,于是使出“調虎離山計”,電召章“赴渝述職”;章乃器于1939年6月到達重慶時后,蔣又下令“免職另候任用”。此后蔣又幾次試圖重用章,但都被他拒絕了。

wBlU6Z1Wm1of6DzNvYf26RBWJgnm9AJO641co2xD.jpg

獸形玉帶鉤,戰國,章乃器舊藏,現藏國家博物館

1940年6月章與上海銀行的陳光甫(詳情參閱:大收藏家431期:陳光甫,“中國摩根”的傳奇人生與特色收藏)合資創建了上川實業公司,設酒精廠、手搖發電機廠、機器廠、畜牧場等,章乃器為總經理。他判斷準確,獲利甚巨。后與陳因經營問題分家,他用分得的五萬美金百萬法幣于1944年4月間另組上川實業公司,為大股東,任總經理,經營土產運銷和進出口業務,在全國多處布局。他在抗戰勝利后與昆侖影片公司合作,投資拍攝了《一江春水向東流》、《八千里路云和月》等進步影片。

1945年12月,章乃器與黃炎培、胡厥文等發起成立由工商界人士和知識分子組成的民主建國會。章乃器為民建起草了政治綱領、組織章程和各種文件。1947年春,章乃器到香港創辦港九地產公司,并建立“民建”港九分會,繼續開展愛國運動。

1948年夏,章乃器接到毛澤東的來電,邀請他到解放區參加新政協籌備會議。他偕同施復亮等秘密乘海輪轉赴東北解放區?!睹揮泄膊塵兔揮行輪泄犯柚械?ldquo;新”字就是章乃器于此時提議加上去的。一九四九年,他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后。章乃器任政務院政務委員兼國家編制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央財政委員會委員,政協常委兼財政組長,中國民主建國會中央付主委,中華全國工商聯合會付主委等職,并當選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他和沈志遠、千家駒一起擔任中國人民銀行的顧問。1952年8月,他被任命為新中國糧食部首任部長。

kjFGMJ49l1nqpjwHyzHdFS1gPqKGoLMyuUGKcjwm.jpg

瑞獸紋青銅鏡,東漢,章乃器舊藏,現藏國家博物館

1957年章乃器被劃為右派,1960年他在政協大會的書面發言中對 “大躍進”提出質疑,并立即受到批判。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70歲的章乃器遭到殘酷迫害,被“紅衛兵”打得遍體鱗傷,他憑著平素練就的氣功活了下來,并絕食八天進行抗議。其后他被掃地出門,趕到北京東郊的一座普通居民樓中居住。

1971年3月10日,他寫過一封致周恩來的萬言長信,對“文革”提出全面批判。1975年,毛澤東、周恩來指示摘掉他的“右派”帽子。

1977年6月13日,章乃器離開了人世,時年八十一歲,《光明日報》末版末尾發了一條短到不能再短的消息。

1980年6月,他的右派錯案得到改正。1982年5月13日,中共中央統戰部、中國民主建國會、中華全國工商聯合會為章乃器舉行骨灰移放儀式,將骨灰移入八寶山革命公墓一室。

CXavcCYuZMITcBwXjM7i90sQwn05a4Lf6Wq2QPUn.jpg

青花纏枝花卉盤,明宣德,章乃器舊藏,現藏國家博物館

古董是我的好老師

章乃器很早就關注古物。他曾說過:“我把這些古董看做是中國的文化藝術來欣賞研究,它是我精神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是我學習提高文化藝術科學知識的好老師。”同時也為了避免中國文物落入不法之徒手中,他曾斥巨資購藏了大量中國歷史文物。

1948年,他曾在香港資助著名史學家翦伯贊在舶寮島的考古發掘工作。1948年底到達東北解放區后,他開始在東北搜集社會上的流散文物。1949年到北京后,從此,他利用公余之暇,頻繁光顧北京隆福寺、琉璃廠和東大地 ( 今紅橋附近) 的文物市場,開始了他系統收藏文物的歷程。

當時市面上文物價格之低,達到了“現今無法想象的程度”,雖然市場魚龍混雜、良莠不齊,但還是存在著較大比例的真品。他并非科班出身的文物鑒賞家,既搜集到很多好東西,也上過不少當,等于是交了學費。他自覺沒有張伯駒、張傚彬那種鑒定書畫真偽的眼力,因此就以搜集青銅、瓷、玉和雜項為主。

Idb3fCVQx10Txeu3Uz2hwmAXc2UZajCLYQQ0fWAw.jpg

青花加紫山水筆筒,清康熙,章乃器舊藏,現藏國家博物館

在收藏實踐中,章乃器除了練就一雙自己獨特的識寶慧眼外,還虛心向當時的文物收藏大家求教。如孫瀛洲(詳情參閱:【大家】宣德大王:孫瀛洲)曾為他掌眼,葉恭綽(詳情參閱:【大家】政壇名人、文藝大師:葉恭綽)、張伯駒、趙振經(遜清內務府郎中慶寬的后裔)等也和他過從甚密。章乃器本人的欣賞品位很高,對這些文物所蘊含的歷史信息和藝術信息也有獨到的研究。

對于搜集來的文物,章乃器通?;崆胍恍┡笥壓餐?。但在整理分類時,章乃器都是親自動手,文物入藏時,他經?;嵩誚鹺猩閑匆恍┪淖只蛐牡?,記述藏品來源、品類、特點,有時還會記下孫瀛洲或他本人對這些器物的評語。由于經常打交道,一些古玩商也跟他交了朋友,淘到了好物件自然想著他,會直接聯系送上門。

在20世紀50年代初的短短數年時間里,章乃器就已經收藏了大批歷史文物,涉及到青銅器、銅鏡、玉器、陶瓷、印章、漆器、宗教法器、文房用具等多個收藏門類,故宮博物院原院長鄭欣淼曾談道,章先生的收藏“幾乎涉及到古代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其中不乏精品。除了中國文物外,他還收藏了一批日本文物。

AN5kDQjQJC9x2ylxRW2TrOn8VAKdQm0x4pv6QtED.jpg

黑漆小碗,清初(日本),章乃器舊藏,現藏國家博物館

瓷器是章乃器收藏中的大項,除廣泛搜集宋代五大名窯外,元明青花及清三代官窯也是他的搜集重點。而對于晉唐遼金以上的古代瓷器,他的收藏也很可觀。年代最遠的瓷器,是一只漢代的黃釉塤(樂器);其他如晉青瓷雞首壺、唐秘色釉圓蓋,宋“宣和元年”枕,明龍紋宣德大盤,清粉彩開光三秋瓶等,品相都相當完整;還有一只巨大的乾隆粉彩燈籠尊,“文革”結束后捐獻給中國歷史博物館(今國家博物館)時,發現他們的“中國通史陳列”中有一只同樣的,正好配成了一對。

wM61Zz4GpJP8V1S5ekMYcDN53Mq5f05GFzxxkXY6.jpg

粉彩菊花紋燈籠尊,清乾隆,章乃器舊藏,現藏國家博物館

章乃器的玉器收藏也很豐富,有良渚文化“鳥紋大玉琮”(“ 文革”抄家后流入首都博物館),還有新石器時代紅山文化玉蛾(“文革”后捐給中國歷史博物館),以及大量的商周秦漢古玉和明清白玉珍玩。

他在書畫方面收藏較少,比較知名的是《梅花三詠》手卷。文革期間,康生(詳情參閱:大收藏家423期:康生,收藏還是掠奪?一生真偽無人知)以其妻曹軼歐名義掠走此卷,僅象征性地付了五元錢。

在雜項收藏中,他曾搜集到稀有的全黽甲甲骨刻辭,漆器名家姜千里制螺鈿漆圓盒、盧膚之制螺鈿插屏等;竹雕名家張希璜、朱松鄰、朱小松、朱三松、濮仲謙、周芷巖、潘西風等的作品,他也多有搜集。

章乃器收藏文物的資金來源,一是手頭的薪水,二是從上川公司抽回的資金。

eEmVlSbqd2N0lxIbwcRdFQNkbNOhZ6fp5qEd5At8.jpg

鳥紋青銅弓形器,商代,章乃器舊藏,現藏國家博物館

收藏,只是暫時擁有

“收藏,只是暫時擁有。”章乃器收藏這些文物的目的,并不是為了牟利,而是為國家暫時保管這些流散文物。他自認為“不是一個玩物喪志的好玩者,而是一個辛勤負責的祖國文物愛好者”。從他涉足收藏的第一天起,就時刻準備著把這些文物無償地捐獻給國家。到1954年向國家捐獻文物前,章乃器已積存了三個房間的文物。

1qNqS2Wu5s6EZ8gP6vyU3o390pgYaRdDBHlJk06W.jpg

1953年12月,章乃器致信時任國家文物局長鄭振鐸(詳情參閱:大收藏家457期:鄭振鐸,國家第一任文物局長的不世收藏)。全文如下:

送 社會文化事業管理局 鄭振鐸局長

為圖省事,我希望您局能在搬家前或搬家后不久將我的一批文物接收過去。

否則,一起搬過去將來又搬到您們那里去,十分費力;放在原處過久又不放心,占了別人房子問題也多。

章乃器

1953.12.9

八天后,他又致函上川企業公司董事長李桐村說:“我所支用之款,全數購買古物;年來工資收入,用過有余,亦均投入古物。現擬定全數贈送中央文化部。”

1954年初春,鄭振鐸從故宮派來了六位專家接收文物,章乃器敞開所有的櫥柜任其挑選,大概篩選了一個月,有1192件藏品入選。像商代毓祖丁卣、亞父乙簋、西周奪卣、春秋越王劍、清代竹雕饕餮紋鼎、邢窯白釉瓶、龍泉窯青釉五孔蓋瓶等精品,都在這次進入了故宮的珍藏。文物部門曾提出為他開一個捐獻文物展覽會,但他沒有同意。翌年他還捐給中國人民保衛世界和平委員會一批文物,捐獻時連數目都未清點。故宮博物院景仁宮內,有一塊鐫刻著歷年捐贈者名牌的“景仁榜”,章乃器和張伯駒、馬衡、鄭振鐸、陳半丁等老朋友都名列其間。

1957年章乃器誤中“陽謀”以后,他以往搜集?;ず途柘孜奈锏男形?,反倒成了罪狀,在報紙上屢屢出現顛倒黑白的批判他的文章和漫畫,并引發了一樁持續8年的訴訟。有人利用他從上川公司撤資一事作為政治打擊的手段,導演了一場上川公司股東控告章乃器“欺騙股東”、“私自結束上川公司”、“偷稅漏稅”、“逃避公私合營”的鬧劇。這場官司導致約三千件文物被法院凍結,但因起訴理由和證據都不充分,一直未能判決。1963年章乃器因批評“大躍進”被撤銷全國政協委員職務后,形勢發生戲劇性變化,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1964年判決章乃器敗訴,為此,章乃器甚至遭到過非法羈押。即使是在這種不公正待遇的境況下,他仍堅持守護文物,對拆散藏品系列的粗暴做法據理抗爭。

l8rhzNDCCuGQmibs3gpWTHQsRrer2Xh3ZSB9BDve.jpg

谷粒紋玉璲,戰國,章乃器舊藏,現藏國家博物館

1966年8月24日,紅衛兵和國務院機關的造反派非法侵入燈草胡同30號章宅,對章乃器橫施暴力八天八夜之后,將全家掃地出門。在康生的圈點下,殘存的文物被裝上六輛大卡車全部運走。故宅被紅衛兵組織“公安隊”占作總部。入冬后小將們為了燒火取暖,便撬開地板,拆散明清硬木家具,充作燃料。

根據國家文物局提供的數字,紅衛兵抄家上繳入庫的章乃器文物為1464件;而到1980年北京市文物局發還時僅剩下了1134件。許多重要藏品至今依然下落不明,也未列入上述清單之內。

1977年,章乃器去世。1981年,章乃器家屬根據其生前的遺愿,將家中大部分文物都捐給了中國國家博物館的前身之一中國歷史博物館。

tJBauzxEENCMfwMjkfMR3EQSylpdPwI7Q9ysw4Ar.jpg

霽紅盤,清,章乃器舊藏,現藏國家博物館

青田人物數南章

2017年是著名愛國民主人士章乃器誕辰120周年。12月28日,“愛國情懷——章乃器捐獻文物展”在中國國家博物館開幕,百余件文物精品向公眾集中展示。

本次展出的100余件展品,即是從章乃器及其家屬捐給中國國家博物館的文物中挑選出來的。展覽由四個單元組成:一是“吉金重寶”,展示了饕餮紋扁足青銅鼎、饕餮紋青銅斝、饕餮紋青銅鬲、瓦紋青銅盨等青銅器;二是“照鑒古今”,展示了從戰國到明朝的各類銅鏡;三是“玉器之美”,展品為章乃器收藏的上自新石器時代,下至仿古之風盛行的清代的各類玉器,代代相承,略成系列;四是“陶風瓷韻”,展出了明宣德青花纏枝花卉盤、清康熙青花加紫山水筆筒、霽紅盤、霽藍盤等,均為精品。

IUx7qPDXk3cUtw6Y6JWvvA4paCcZ5qlP9YYAc901.jpg

玉環,新石器時代,章乃器舊藏,現藏國家博物館

章乃器個性清高孤傲,最反對唯唯諾諾,最看不起阿諛逢迎。他自稱:“我素來不接客,不送客,不拜客,不請客,不送禮。”“寧可站著死,決不跪著生”。反右運動時,撤職令下達時他排名“頭號右派”,但他曾自撰對聯一副:“實踐檢查真理,時間解決問題。”

青田人物數南章,肯與劉基作雁行。

馳譽不同明七子,賞音誰是蔡中郎?

范滂抗節猶鉤黨,管仲匡時亦重商。

二字天真君謚我,杜陵李白太尋常。

這是詩人柳亞子(詳情參閱:大收藏家373期:性情中人柳亞子,一心牽掛南明史)在上世紀50年代中期贈給章乃器的一首七律詩。全詩對仗工整,熱情洋溢,以比興筆法,一口氣列舉了劉伯溫、“明七子”、蔡悒、范滂、管仲、杜甫、李白等二十位歷史名人,概括了章乃器一生在政治、經濟、學術上的成就,也是對章乃器最恰當的評價。

15EaZ7BLEEc3GomjfgjpXYX3O633C8ABdIenbHVE.jpg

饕餮紋青銅斝,商代,章乃器舊藏,現藏國家博物館

參考資料

章立凡《追憶雙親》

章立凡《恢復歷史記憶 找回文化精神——父親章乃器收藏記憶》

蘇生文《識而琢之 其器乃成——收藏家章乃器和他的藏捐文物》

李米佳《捐獻大家章乃器》

汪一凡《章乃器 一生何求》

其它

責任編輯:張茜楠

浙江省快乐12五码分布走势图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浙江省快乐12五码分布走势图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