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明代“對扣”,你了解多少呢?
2019-11-29 11:18

浙江省快乐12五码分布走势图 www.lejke.com 摘要:明代女服的領口及前胸常常閃耀著一種特殊的金屬或者玉質鈕扣,由于其名稱無從查考,暫且將之稱為“對扣”。“對扣”并非一般意義上的鈕扣,而是由別致的動植物造型單體通過子母套結式結構扣合而成,仿佛雌雄二體的結合方式,既能承載服飾門襟的閉合功能,又能作為精致雅麗的首飾,彰顯佩戴者的身份地位,是明代女子服飾上一…

明代女服的領口及前胸常常閃耀著一種特殊的金屬或者玉質鈕扣,由于其名稱無從查考,暫且將之稱為“對扣”。“對扣”并非一般意義上的鈕扣,而是由別致的動植物造型單體通過子母套結式結構扣合而成,仿佛雌雄二體的結合方式,既能承載服飾門襟的閉合功能,又能作為精致雅麗的首飾,彰顯佩戴者的身份地位,是明代女子服飾上一種特殊時尚的裝飾。它的質地有玉、金、銀、銅等幾種類型,奢華者在金、銀“對扣”上鑲嵌紅藍寶石,講究者常常在銀、銅表面鎏金。由于其行用階層的差異、使用場合的不同、材料產地(中亞、西亞的寶石)的特殊和手工技藝的精湛等因素,承載了社會學和物質文化史的多重含義。但迄今為止,這種“對扣”尚未引起學者的足夠重視。筆者不揣淺陋,嘗試追溯其源流,以求教于方家。

一、明代“對扣”的概況

明代的鈕扣分單粒球形紐扣和子母套結式“對扣”兩種類型,限于篇幅,這里只討論后者。由墓葬出土資料看,單粒球形鈕扣在男女服飾上都能見到,子母套結式“對扣”僅限于女服使用。誠如明朱之瑜在《朱氏舜水談綺》中說,此種鈕扣“雖華美然非大人丈夫之服也”。“對扣”的基本形制如圖1所示,由雌雄二體組成,左為雄,右為雌,扣合時將雄的鈕頭插入雌的襻圈之中,結合緊密,完美無缺,構思相當巧妙。

eCGbNzANRChvwTQ0yY8DTKWvRwmOTceAXqGYD9Oy.jpg

圖1-1 字母套結式對扣

檢討明代五十余座墓葬,出土的鈕扣數量不算少,其中單粒玉鈕扣6顆,單粒水晶鈕扣2顆,單粒金鈕扣29顆,單粒銀鈕扣7顆,單粒銅鈕扣5顆。子母套結式玉“對扣”18副,子母套結式金“對扣”127副,子母套結式銀“對扣”139副,材料不明的鈕扣4副。墓葬出土僅子母套結式鈕扣288副。從明代墓葬出土鈕扣匯總表中可見,明代最早的女子服飾上的金“對扣”出土于南京鄧府山福清公主家族墓,是一副蜂趕菊的金“對扣”,可見金屬“對扣”從洪武年間已開始在服飾上使用,一直流行到清初,跨越了整個明代。其功能從固定“霞帔”“大袖衫”(1副“對扣”)轉向立領衫襖的門襟閉合(1—7副“對扣”),其裝飾性從“對扣”使用初期即突顯出來。

eyx9Mi6US1ErdZ1CbOflZMjQeqSKZoUUxlQ2p4qy.jpg

圖1-2 字母套結式對扣

明代女服“對扣”的材質主要有玉、金、銀、銅等。鑲嵌紅藍寶石的金、銀“對扣”數量超過45副(墓葬出土),其精致奢華的程度令人稱奇。大部分鑲嵌寶石的金扣出自皇后、妃子的墓中,非一般平民所能佩戴。主要的紅藍寶石產于中亞、西亞,通過朝貢貿易到達中國。西域諸地與明朝之間的朝貢貿易中, 玉石貿易是分量僅次于馬駝貿易的第二大項。于1603至1604 年親身游歷喀什、和田等地的葡萄牙籍耶穌會士鄂本篤說:“最貴重的商品而且最適用于作為旅行投資的, 是一種透明的玉塊,由于缺乏較好的名稱,就稱為碧玉。這些碧玉塊或玉石, 是獻給契丹皇帝用的。其所以貴重是因為他認為要維護自己皇帝的威嚴就必須付出高價。他沒有挑中的玉塊可以私下售賣。據認為出賣玉石所得的利潤, 足以補償危險旅途中的全部麻煩和花費。” 據此可知,中亞、西亞的寶石已廣泛流入明代宮廷和民間,而且數量應該不少,《明實錄》載:“景泰三年(1452)七月, 哈密貢玉石三萬三千五百余斤, 每石一斤賜絹一匹。”這些朝貢玉石的重要用途之一即為首飾,首飾一旦鑲嵌玉石,倍增奢華珍貴之價值。目前,關于明代“對扣”的信息我們知之不多,僅有宮廷“對扣”尺寸及工時的零星材料散見于典籍中:素金鈕扣,頭號、二號、三號每30個用窩鈕工1個工;四號、五號、六號每50個用窩鈕工1個工;鏨花金鈕扣,頭號、二號、三號每 20個用鏨花匠1個工;四號、五號、六號40個用鏨花匠1個工。其鈕扣尺寸如下:頭號大鈕直徑8分,頭號鈕直徑7分,二號鈕直徑6分,三號鈕直徑5分,四號鈕直徑4分,五號鈕直徑3分,六號鈕直徑2分,七號鈕直徑1.5分。以上為金屬“對扣”的基本尺寸,與墓葬出土的“對扣”尺寸基本吻合。富貴之家女子服飾上的“對扣”模仿宮廷樣式,但材料不及宮廷的貴重,造型也相對簡單,由個體金銀匠制作而成,水平也是上乘,因為明代制作金銀首飾的工藝是歷朝歷代中的翹楚。由于“對扣”使用的材料珍貴,工藝精湛,造型別致,成本自然很高,墓葬出土的主要為皇后、妃子、內外命婦所戴?!督鵪棵反駛啊返謔幕孛櫳磁私鵒諫漳翹歟?ldquo;上穿丁香色潞綢雁銜蘆花樣對襟襖兒,白綾豎領,妝花眉子,鎦金蜂趕菊鈕扣兒……”可見富商的妻妾也能佩戴。總之,“對扣”的行用階層非富即貴,普通女子對“對扣”不敢奢望。

VkLWDZvMXm1tRPmUvKqiFAMeOAOaCCFC6Hmnsldu.jpg

圖2-1 幾種典型的對扣樣式副本

明代“對扣”的造型十分多樣,限于篇幅,不能展開討論,只做大致的歸納。表面看來,“對扣”由中心部分與兩翼組成,中心部分又由鈕頭(接一翼)和襻圈(接另外一翼)組成,鈕頭插入襻圈之中,扣合牢固。中心部分的襻圈多為菊花、菱花或葵花造型,襻圈中間偶見福、壽等文字。有時襻圈變為方形,但不是主流。兩翼的圖案為蜜蜂、蝴蝶、童子、魚、雞、元寶、如意云頭、萬字紋等。將中心部分與兩翼進行搭配,再加上紅藍寶石的鑲嵌,則形成豐富多彩的鈕扣形式,如圖2所示幾種典型的“對扣”樣式:蜂趕菊、蝶戀花、童子捧花、魚戲蓮、云捧日、雙元寶等類型。目前,關于“對扣”造型的研究,并沒有深入展開,有學者認為“對扣”雌雄二體的扣合有點性的意味,倘若如此,蜂趕菊、蝶戀花的“對扣”似乎與這種觀點吻合。而童子捧花、魚戲蓮大概是對傳統圖案的繼承和發展。云捧日“對扣”中如意云頭的造型是遼代陶瓷中的典型圖案,也在耳環上運用,鈕扣作為一種首飾,對此紋樣的采納應在情理之中。關于一種紋樣在不同器物門類中的流傳是值得研究的問題,可惜此類成果尚不豐碩。元寶圖形的應用大概與明代商品經濟的發展、人們對金錢的追逐關系密切。萬字紋的應用乃是受佛教的影響所致,應是不爭的事實。總體看來,“對扣”采用的圖案與當時人們的現實生活和精神信仰關系緊密。

二、明代“對扣”的緣起

“對扣”雖小,承載的物質文化含義卻很深厚,追溯它的源頭,實際上是要回答一些中外服飾文化交流的問題。首先要回答的問題是明代女服上的“對扣”是如何產生的,是本土獨自生成的,還是從中亞、西亞引進的。筆者的觀點是,明代女服上的“對扣”在結構、形制和圖案裝飾上主要是對明以前織物紐扣的模仿、繼承和發展,逐步形成新的樣式。但明以前的織物紐扣最早可能是從中亞、西亞傳入的,也就是說,紐扣是中亞、西亞人發明的,在早期的服飾文化交流中傳到中國,同時也傳到了歐洲。

MlF4sD68OdCVAE181S8w1yPcn0mb0rXgtQhUp1FP.jpg

圖2-2 幾種典型的對扣樣式

目前,我們還不清楚中國最早從什么時候開始在服裝上使用織物“對扣”,但至少在唐代已有使用,這從日本正倉院收藏的唐代大歌綠綾袍上的紐扣能得到證明。此袍與粟特出土的一件兒童夾衣的形制基本相同,與普通的唐代袍子差別較大,可能是生活在大唐的中亞人的服裝。無論怎樣,在這件遺存下來的唐代袍子上,已經使用了雌雄二體扣合的織物“對扣”,其基本結構如圖5所示,一副“對扣”由一個紐頭、一個襻圈、兩個襻腳組成。紐頭、襻圈分別連接一個襻腳,襻腳縫在服裝上,紐頭、襻圈懸空,當紐頭進入襻圈,則扣合緊密。這種子母套結式結構的紐扣在宋、遼、金、元時期沿用,材料主要為織物;至于金屬或者玉“對扣”,在明以前尚未發現。目前保存下來的江西德安南宋周氏墓出土的一件對襟窄袖“背子”,材料為羅,是件夾衣,胸前采用了一副子母套結式結構的織物“對扣”,由于衣物保存完好,“對扣”形制清晰可見。此墓還出土了另外一件單層羅對襟窄袖“背子”,兩邊高開衩至腋下,門襟緣邊,胸前用一帶系縛,可見宋代“背子”的門襟閉合方式是“對扣”與系帶并用的。

7uaO3UH70h5fSxQbYI530AVSyvqtLubu5XkM7Yka.jpg

圖2-3 幾種典型的對扣樣式

元代織物“對扣”的子母套結式結構基本上與宋代相同,但襻腳由原來的一字型變成花瓣型,這一點在元代皇后像的服飾中可見一斑。元太祖皇后像,衣服領口處的黑色織物“對扣”已經開始朝花瓣型轉變,但變化不是特別明顯。倘若要清晰地觀察元代花瓣型“對扣”,甘肅漳縣元代汪世顯家族墓出土的抹胸前面的9副織物“對扣”,便是一個很好的例證,“對扣”的襻腳已經變成明顯的花瓣型,猶如今天的盤扣樣式。這種盤扣樣式可能在明代的抹胸上繼續沿用?!督鵪棵反駛啊訪櫳磁私鵒諮舸喝魯跤鑫髏徘焓鋇拇虬紓?ldquo;露賽玉酥胸兒無價……身邊低掛抹胸兒重重紐扣。”雖然我們無從知曉潘金蓮這件抹胸上的紐扣是否屬于花瓣型襻腳,但可以肯定的是從元到明內衣樣式的變化不會太快,尤其是文中提到潘的抹胸上也是“重重紐扣”,當與元代的紐扣并無大異。從此處“紐扣”的“紐”字可知,此“紐扣”的材料為織物,既然抹胸為內衣,則不必用奢華的金屬或玉扣,況且此時的潘金蓮身為賣炊餅的武大郎之妻,生活水平不甚富貴,應無財力享用金屬或玉制鈕扣。倘若是明代女子外穿的衫子或披襖上的金屬或玉“對扣”,則用線縫在衣服上。有時將1副或2副“對扣”縫在立領上,下面系帶閉合;有時將6副或7副“對扣”縫在整個對襟衫子或披襖上,領部1副或2副,胸前5副。益宣王夫婦合葬墓出土的對襟衫子上的7副蜂趕菊鎏金銀“對扣”,是明代典型的“對扣”樣式之一。明代與唐代的“對扣”相比,材料已經由織物發展成金屬(或玉),襻腳已經由一字型變成異型(童子、動物、花葉、云紋、萬字紋等),襻圈已由圓型演變成菊花、葵花等花瓣型和方型。這種金屬或玉“對扣”經過明末清初的流行,到乾隆時期以后便很少在圖像中出現。倒是民國時期流行的旗袍上的織物盤扣,常常模仿“對扣”的形式,具體紋樣不完全相同……

責任編輯:張茜楠

浙江省快乐12五码分布走势图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浙江省快乐12五码分布走势图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